世链nft数藏网  /  NFT资讯  /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美联社“市集”出售的NFT作品《尘》(Dust)

2004年4月30日,阿富汗喀布尔,一阵风吹过,卷起了尘土和阿富汗女人的头巾。该幅作品签名版售价0.22100以太币(650美元,约合人民币4131元)。Emilio Morenatti/美联社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曲俊燕 写文

今年1月,美联社宣布与科技公司Xooa合作,推出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摄影NFT平台,名曰“市集”(The marketplace),出售美联社的获奖新闻照片和历史老照片等影像资源。第一批释出的照片涵盖了太空、气候、战争以及热点事件等主题。

“市集”中的每张NFT影像都包含丰富的原始数据信息,包括时间、日期、地点、器材参数等等,价格是不固定的。各个级别的藏家都可以在该平台上进行“无缝”交易,还支持在二级市场上通过信用卡等手段买卖。

早在去年,美联社就已经开始涉足NFT领域。他们与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市场OpenSea合作,拍卖了一些经典新闻照片的10件照片的艺术表现版本。此次推出自有的NFT平台,美联社区块链与数据授权总监德韦恩·迪索尼尔(Dwayne Desaulniers)表示:“175年来,美联社记者用扣人心弦的影像记录了全球最重要的事件……我们很自豪地将这些代币化照片呈现给全球迅速增长的NFT摄影藏家。”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美联社“市集”出售的NFT作品《火山灰》(Ashes)

2021年11月1日,西班牙加纳利群岛拉帕尔马,一座房子被火山灰覆盖。该幅作品签名版售价0.27030以太币(795美元,约合人民币5053元)。Emilio Morenatti/美联社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美联社“市集”出售的NFT作品《余烬》

2018年9月6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Shasta-Trinity国家森林公园,一名消防员独自站在山火余烬中。该幅作品签名版售价0.32300以太币(950美元,约合人民币6038元)。Noah Berger/美联社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美联社“市集”出售的NFT作品《余烬》(3D版)

瑞典数字艺术家Marko Stanojevic对上图《余烬》做了艺术化处理,生成了一个3D版本音视频,价格也水涨船高,达到4.08000以太币(12000美元,约合人民币76272元)。

NFT三个字母如今占据了各大科技头条,2021年被称为“NFT元年”。NFT全称是“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化凭证,无法被复制、替代或细分,数字艺术品是NFT最常见的应用场景之一。购买NFT作品后,相当于获得了限量只有一份的作品版本,标志着对该作品有唯一所有权。与普通数字艺术品不同的是,NFT作品被记录在区块链上,并且都可溯源、只能整体交易,其包含的数据在发布后便无法篡改。当然,照片、动图、音乐、视频、文字、刊物……“万物皆可NFT”。

目前,整个NFT领域的拍卖记录来自被称为“Beeple”的数字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Mike Winkelmann)。2021年3月11日,Beeple的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在佳士得拍卖行以69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成交,他也凭此作品成为全球第三“贵”的在世艺术家。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这张图是艺术家在13年间每天创作一幅数字画作的拼贴集成,其中很多画包含了对社会现实问题的思考和回应。图片来源:佳士得官网

现在,全球摄影师已经开始把NFT市场作为照片的新出口。有国外媒体预测,摄影将成为2022年NFT的下一个热门趋势。在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市场OpenSea平台上,“摄影”是一个单独分类,已经出现不少摄影师和摄影师团体的主页。

普利策获奖者、美国《旧金山记事报》摄影记者斯科特·斯特拉赞特(Scott Strazzante)在一篇文章中讲述了自己与NFT相遇的过程。

2021年8月,在观望了大半年后,斯特拉赞特开始在OpenSea上出售自己的作品。第一个月,他以每张0.2ETH(以太币)的价格卖出了近50张照片,在当时相当于40000美元(约合人民币262400元)。当一件藏品售出后,买家在二级市场上每转卖一次,作为这些NFT创建者的斯特拉赞特都会获得10%左右的回报。

但入局NFT,本身也要承担一定的成本。创作者将普通数字文件转化成区块链上的数字资产,这一“铸造”过程需要费用,俗称“汽油费”(Gas fee),作为区块链上计算能量消耗的补偿。这笔钱相当于交给平台的手续费,一般在几十到几百美元之间。如果作品卖不出去,就意味着手续费也打了水漂。在OpenSea平台上,卖家可以以低于100美元的费用铸造一个NFT作品,这笔费用最终由买家承担。

斯特拉赞特一次性发布了自己拍摄的三个项目,每个项目包含数十张照片。短暂地尝到甜头之后,很快他发现,作品的销量在迅速减少。购买作品的藏家,几乎都是为了从快速转卖的过程中获取利润,有些耐不住性子的藏家,挂出的转售价甚至低于购入价。“只有一个人是出于对艺术的兴趣而购买,而99个人只是为了转卖。”斯特拉赞特说。

不久,斯特拉赞特也从卖家变成了买家。他拿出自己NFT作品收入的一半来支持其他摄影师,同时购买NFT圈中很火的猿猴头像系列。一张猿猴头像要比普通的摄影作品贵得多,斯特拉赞特购买的“绝望猿猴主妇”(Desperate Ape Wives)头像价值0.6以太币(约合人民币11496元),他自己的照片售价大多不过0.2以太币。而位于NFT头像圈金字塔顶的“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Bored Ape Yacht Club)系列头像,如今每张最低售价也要近200万元人民币。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斯特拉赞特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出售的摄影作品《共同的土地》系列。这个项目横跨十几年,记录了时光变迁下,生活在同一土地上的不同家庭之间的连结。该项目曾在《国家地理》、CBS电视台等媒体发表。图片来源:OpenSea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OpenSea平台上出售的“绝望猿猴主妇”(Desperate Ape Wives)系列头像。整个系列中有10000个不同的头像,售价在0.3—777以太币之间。777以太币相当于约1489万元人民币。从图像上看,便宜的和昂贵的“猿猴”之间只是服装、表情、配色不同。图片来源:OpenSea网页截图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NFT领域最受欢迎的“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系列头像,目前最高售价达到18880以太币,约合人民币3亿6000多万元,最便宜的也要100以太币,接近人民币192万元。图片来源:OpenSea网页截图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加密朋克”(Crypto Punks)系列头像也是最受欢迎的NFT头像系列之一,定价同样不菲。图片来源:OpenSea网页截图

像斯特拉赞特一样拥抱NFT的摄影记者还有不少。《国家地理》摄影师、马格南前成员迈克·克里斯托弗·布朗(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是其中一员。他的摄影足迹遍布全球,主题涉及战争、冲突、性别与种族权益等等。他在OpenSea上发布了4个摄影项目,其中交易量最高的项目售出了6.5比太币。他本人也经常在其他社交平台宣传自己的NFT作品。

女摄影记者兼电影制作人芭芭拉·戴维森(Barbara Davidson)在另一NFT平台Foundation上开设主页,发布了疫情主题的摄影项目《大流行的证据》(Pandemic Evidence),共20张,照片内容是在洛杉矶街头同一地点拍摄过往戴口罩的路人,不过反响平平,只卖出了五分之一。

虽然NFT为新闻摄影提供了一个新平台,但摄影记者在NFT世界中并非有优势的创作者。

斯特拉赞特观察到,从内容上看,风景类、街头类摄影师的作品更好卖,其次是艺术类和纪实类。他表示,目前NFT领域的摄影记者并不多,可能是因为许多人并不拥有他们大部分作品的版权。此外,摄影记者的NFT售价,大都不如其他摄影种类价格高。

在NFT领域,摄影类作品或许不如数字艺术那样抢眼,但这个新平台已经让不少摄影师从中受益。出生于1992年的美国摄影师贾斯汀·阿韦尔萨诺(Justin Aversano)可谓NFT摄影的代言人之一,他最有名的项目是以双胞胎为题材的《双生火焰》(Twin Flames)系列,项目起源是纪念他去世的双胞胎。去年11月,《双生火焰》中的第49号作品经过两轮转卖和竞拍,最终以871以太币的价格售出,创下了当时NFT摄影作品的销售记录。阿韦尔萨诺随后将大部分收入投入到一个摄影基金中,用于回馈和培养更多的NFT摄影师。

如今阿韦尔萨诺的身份早已不止于摄影师。他创办了一个专门致力于NFT摄影作品策展和发布的平台“量子艺术”(Quantum Art),为摄影师和NFT藏家搭起桥梁。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以871以太币售出的作品《双生火焰》(Twin Flames)#49。画面中的女士手持她的双胞胎另一半的死亡证明,是整个项目中唯一一张只有一名双胞胎出现的照片。《双生火焰》项目的创作从2017年5月持续到2018年7月,摄影师走访全球多个城市,寻找双胞胎影像。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双生火焰》(Twin Flames)#49。在OpenSea上,这幅NFT作品售价已经达到100786以太币。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双生火焰》(Twin Flames)#83。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阿韦尔萨诺创办的“量子艺术”平台上的部分NFT摄影作品。

墨西哥摄影师亚历杭德罗·卡塔赫纳(Alejandro Cartagena)也是NFT摄影领域的佼佼者。他最著名的系列《50个拼车者》(The 50 Carpoolers)以俯拍的视角记录了拼车出行的劳动者影像。这组作品早已在全球多地展览过,线下的成功延续到了虚拟世界。卡塔赫纳有一个专门展示NFT作品的个人网站,不仅展示他在过去十几年中拍摄的、如今已转化成NFT的项目,还有他收藏的其他NFT作品,以及在线NFT展览。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亚历杭德罗·卡塔赫纳的NFT作品《50个拼车者》(The 50 Carpoolers)。图片来源:Foundation网页截图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亚历杭德罗·卡塔赫纳的NFT作品《城市的尽头》(The End of the City)。这一系列作品花费10年时间创作,与艺术家 Fernando Gallegos合作,记录了拉丁美洲城市在追求现代性过程中出现的衰败情景。图片来源:Foundation网页截图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讲述墨西哥城镇化的获奖作品《房屋所有权小指南》(A Small Guide to Homeownership)。2021年,卡塔赫纳凭借该项目成为德意志证交所摄影基金会奖的4名候选摄影师之一。图片来源:德意志证交所摄影基金会官网

摄影师艾萨克·怀特(Isaac Wright)(网名“Driftershoots”)的作品或许更有互联网气质,极具视觉刺激。在项目《跟着板鞋看世界》(Where My Vans Go)中,他穿着Vans板鞋攀爬到各处摩天大楼楼顶,画面令人惊心动魄。怀特曾经的身份是一名伞兵,登高探险不在话下。如今他是NFT摄影领域销量最高的摄影师之一,这让他将更多资金投入创作和艺术社区的交流中。在一篇采访中,怀特表示:“(通过NFT)让艺术家获得财务自由,是在为更好的艺术做投资。”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摄影师Isaac Wright的NFT项目《跟着板鞋看世界》。整个项目包含123张在不同高点拍摄的照片。图片来源:OpenSea网页截图

这些成功的NFT摄影作品大多有一个共性:整个系列都是由数十个甚至数百个有共通性的画面组成的,其中任何一张拿出来,都是质量不低的作品。无论是怎样的题材,都注重体现画面色彩和美感。而成功的NFT摄影师,也都不避讳谈钱。卡塔赫纳表示,在NFT出现之前,他就一直在寻找能将赞助者和摄影师连接起来的途径。如今,他不仅靠自己的NFT作品赚钱,还创办了一个名为Obscura的社区,其中有约50名赞助人,每季度可以为8位摄影师提供每人5万美元的项目预付款,帮助他们开展NFT摄影创作。

不过,NFT摄影作品火不火,跟专业程度似乎没有必然联系。今年1月,一名印度尼西亚大学生Ghozali发布的自拍系列引爆了NFT圈。他发布在OpenSea平台上的照片系列“Ghozali Everyday”(Ghozali 的日常),包含900多张照片,是他在18岁到22岁(2017—2021年)这几年间每天在电脑摄像头前的自拍。每张自拍的初始售价仅为0.00001以太币(约3美元),却在不到一个月内总共卖出上百万美元,就连Ghozali本人也不知道人们为何对他的自拍如此狂热。从照片本身来看,统一而有辨识度的画面是一个传播优势,而一张不能再普通的面孔,或许刚好戳中了web3.0时代人们对去中心化的渴望。

NFT能让摄影记者实现财富自由吗?

“Ghozali Everyday”系列。该项目成名之后,出现了卡通版、像素画版,还有人把Ghozali的推特截图制成NFT发售。图片来源:OpenSea网页截图

在国内,摄影界也开始在NFT领域发力。新华社在去年12月宣布,免费发放以2021年精选摄影报道为主题的中国首套新闻数字收藏品,预发行11张,每张限量10000份,另有一张只发行一份的特别版本,照片主题包括建党百年、航天发射、奥运首金、疫苗接种等。同样在去年年底,视觉中国推出视觉艺术数字藏品平台“元视觉”,首发著名纪实摄影家解海龙的照片《我要上学》(“大眼睛女孩”),售价199元,限量的10000份,很快被抢购一空。

可以看出,NFT在国内的展现方式有些许不同。国内平台规避了NFT的金融属性,统一称作“数字藏品”,其二次交易也受到严格限制,只允许买家收藏。一些二级市场炒作的现象虽然时有发生,但监管总是随之而来。此外,国内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只允许使用人民币,无法使用加密货币。因此,国内数字藏品的定价大都比较合理,运行也更稳健,不会出现一张头像几个亿的天价。

NFT在全球的兴起,让摄影作品的展示和变现更迅速,摄影师和藏家之间的关系也更加扁平化。在NFT的助推下,摄影的商业化成为更加正当的概念,在适当的机制下,作品在流通中会不断升值,为创作者带来持续的收入。此外,摄影作品的版权也得到了更好的保护,其价值得到了应有的认同。

在社交网络时代成名的摄影师们,虽然曝光量提升了,但收入模式仍是不稳定的。卡塔赫纳在一次采访中提到,自从互联网出现以来,摄影作品就在不断贬值,图像的巨量流通并未为摄影师带来相应的收入。他认为,在元宇宙时代的第三代互联网,这一现状将得到改变。

但作为一个进入大众视野只有一年左右的概念,NFT市场还存在一些潜在的危机和挑战。例如,看似方便的在线NFT铸造过程,实际上会持续“增碳”,对生态环境造成损害;在资本的竞逐之下,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投机炒作行为。一些看似大同小异的作品,价格却相差几十倍、数百倍,它们是否真的有如此高昂的价值,也让人存疑。被铸造在区块链上的NFT,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前不久,周杰伦价值300多万人民币的“无聊猿”头像被盗,在1小时内被转手数次,引发了一阵关于NFT安全性的热议。

一些国外摄影师在NFT平台上大展身手,干脆把社交媒体的网名改成了“NFT摄影师XXX”。我们暂时还无法确定,这样的身份认同可以存在多久。还要面对的一个事实是,并非所有摄影作品的气质都能与NFT世界兼容,而在NFT平台上大获成功的作品,也未必与艺术家在现实世界中的成就和影响力挂钩。要通往NFT世界,必不可少的还有商业经营能力,以及个人营销能力。

或许更重要的是,NFT除了为摄影师提供获利的新途径外,还作为一个交流平台,让更多摄影作品得到展示,并激发了行业内的多元对话。尤其在近两年疫情隔绝物理空间的背景下,关于艺术的交流与交易,更多地在虚拟空间发生,NFT成了一个很好的载体。而新闻摄影在NFT平台上能走多远,还需要时间的验证。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免责声明:
世链NFT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链NFT无关。如文章、图片、音频或视频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提供相关材料,发送到:2785592653@qq.com。
风险提示:
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
热门资讯
标签
nft 藏品 元宇宙 nft艺术品交易平台 nft头像 热门nft nft概念 NFT平台 nft系统 nft概念是什么意思 nft发行 nft盲盒 NFT项目 币安NFT nft艺术 头像NFT 周杰伦nft被盗 nft艺术品 nft是什么意思 nft科普 日本nft 周杰伦持有nft被盗 nft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 国内nft nft怎么买 NFT市场 NFT中国 nft价值 音乐nft 周杰伦nft nft交易 nft行情 nft是什么 nft排名 普通人制作的nft能卖出去吗 数字藏品是什么意思 金融科技 区块链开发nft nft音乐 收藏品数字化 NFT头像可以随便用吗 以太坊NFT NFT产业链 收藏品市场 普通人怎么通过nft赚钱 游戏nft Ibox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区块链nft NFT陷阱